首席律师
杨春海律师
资深婚姻律师,办案认真、严谨、勤勉、踏实,深受当事人的信任和好评。
联系我们
手  机:18761033765
传 真:0523-87667088
邮  箱:237655492@qq.com
地址:江苏省泰兴市国庆东路1号国安大厦17楼江苏福坤律师事务所
律师文集

从律师助理到成功律师

 明末洪承畴反水降清,并让自己的一大帮门生故吏做了汉奸,钱谦益就是他策反献出南京的。其实清主子从心里还是鄙薄洪某人的为人的。此人死在任上,究其功劳,给个谥号“文忠”、“文恭”并不为过,再不济也给个“文成”吧,但满清给了个“文襄”。这种谥号虽然也很显赫了,但对洪承畴这种鞍前马后效忠主子的人,其实是个侮辱。“襄”也有协助的意思,那也就是说,你洪某人上上下下忙活一辈子,那也就是个协助之功,即便操劳王事,因工殉职,那也算不得什么大辛劳。一个“襄”字,给他定了论。

  我说这个,可能有人觉得离题几万里,数千年。实际上,我讲这个故事,是想让朋友们对“襄”这个字有所了解。其实,我们做助理时,何尝就不是“襄”啊?办理案件时,我们帮师傅跑腿打字,未必就不是“襄”?

  在我以前的帖子里面,我提到过很多做律师助理的心态问题和知识技能准备问题。而这些东西,我不会在后面的帖子里去重复。当我们在襄的岗位上从事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后,我们应该想到的和应该准备的是什么?

  在我们这个行业里,其实存在着两种可以相互转换的工作状态。我大概的归纳下,一种是独立执业的律师,一种是协助执业律师办理事务的律师助理。这两种工作状态无时无刻不在互相的转换。律师助理可以通过努力成为执业律师,执业律师也许会在某一天成为另一位执业律师的助理。我今天要谈的是律师助理和执业律师的主要区别,只有对这两种我们行业里的状态有清醒的认识,你才可能了解我后面帖子要表达的意思。

  我曾经询问过一些刚入行的朋友关于律师助理和执业律师之间的区别,有些朋友认为,律师助理和执业律师的主要区别就是执业证件。一个是深蓝色的本本一个是朱红色的本本。再有的区别可能是,深蓝色本本上明确的标记,不得用于单独承办各类法律事务,律师助理只能协助执业律师办理案件。还有的朋友认为,律师助理和执业律师之间的区别是工作年限,执业律师更加有经历和经验,对案件和法律事务的操控能力更加精准和老到,律师助理就是徒弟,执业律师就是师傅。还有朋友会认为,律师助理和执业律师主要是分工上的不同,律师助理主要从事一些辅助性的工作,而执业律师主要负责全局性的工作,一个为辅一个为主。我觉得,这些朋友们的归纳得都有一些道理,都能说明律师助理和执业律师之间的区别,但我觉得,还有一个最最根本的问题没有归纳到,这也是我这个帖子要谈的最主要的问题。

  律师助理和执业律师之间最本质的区别是,执业律师能够独立的承接到法律服务委托,或者能够独立的规划和落实业务拓展计划,而律师助理还不具备这种能力。说得绝对一点,当我们行业内的某一位同行还不能通过自己的开拓性工作稳定的获得客户的业务委托时,那么我们还只能认为他是一个助理,即便这个助理取得执业证件很长的时间,我们也只能认为他只有助理的水准。

  在我看来,一位执业律师要具备的能力要分为这样的几个方面:1)对法律事务的娴熟的分析能力。这种能力体现在他对案件或法律事务的理解和把握上,这项能力可以在他的法律文书和庭上应变中表现出来,这种能力的提升相对比较容易;2)与利益攸关方的沟通协调能力。利益攸关方的提法可能比较贴切的表现出一个法律事务中的各位律师、客户、法官、其它人员之间的状态。那么,一个执业律师应该在这些关系中善于沟通和协调,这个能力需要长时间的培养;3)对法律服务市场敏锐的观察能力和开发能力。这种能力是一位执业律师的立足之本。只有在法律服务市场上找到适合自己专业定位的服务类型以及不断获得拥有这类服务需要的客户的委托,才是立足之本。

  我认为,这三个能力中,第一个和第二个是基础,不具备这两种能力,不能够从事律师职业。第三个能力是关键,不具备这种能力,无法独立执业,更无法发展。没有独立去开拓市场获得客户委托的能力的人,就如同学到了屠龙之术,呵呵。我可能言重了。

  所以,在我看来,律师助理在不长的“襄”的阶段,除了要学习作为执业律师的分析能力和沟通能力时,还应该将自己的相当多的精力放在对市场的观察能力和开发能力的培养上。

  实际上,我曾经安排过我事务所的几位年轻助理们去做一些适当的市场开发工作,其实这些工作我已经设置成模块化和流程化了,但我在一段时间后,发现情况有些变化。(法|律教育网整理)有的人在翻阅我曾经的案卷,阅读事务所的业务书籍,有的在上网聊天策小MM,很少有人在做我安排的开发工作。我得到的很多解释是,他们更愿意让我安排他们开庭或者写作法律文书,而觉得市场开发是件很让他们觉得很不情愿的事情,因为他们经常被拒绝,成功的概论几乎为零。

  而我最近发现找到方法并坚持不断进行开发工作的助理,已经能够独立面对客户洽谈合作事项,我的一位助理已经有自己的第一家顾问单位,为自己成为执业律师开了一个头。

  我们在襄的过程中,要做的事情会很多,但我们先要搞明白,是什么原因让我们“襄”,我觉得这样我们才能有所进步。陈丹青给自己的文集叫《退步集》,我觉得那是因为他已经很成功了,没有办法再进一步,所以他愿意以退为进,而我们暂时什么都没有,不进怎么办?